而被称作“临时城市主义”

  在一些欧洲国家,处理闲置地产可谓一大市政难题。以伦敦为例,有超过2万套商业地产空置至少半年,其中约一半已闲置2年以上。主要原因是它们没有明显的商业潜力,或者正等待开发许可,往往一等就是很长时间。

  为了充分利用这些闲置资源,使它们为社会创造价值,一种名为“同时空间(meanwhile spaces)”的理念正在欧美国家流行起来。简单说,就是将等待开发的空置地产暂时有偿或无偿移交给社会团体、初创企业、慈善机构或个人。英国《卫报》日前聚焦了法国和英国几个“同时空间”案例,以及它们给城市带来的变化。

  医院很少成为充满欢乐和创造力的地方,但位于巴黎第14区的圣文森—德—保罗医院却是左岸最令人兴奋的地方之一。

  在这一地块,过去的救护站和停车场,如今已被房屋用地、保龄球场、临时足球场和城市露营地取代。从前的治疗室、急诊大楼和病房,摇身变为企业集聚地和社区中心。每天有多达1000名游客来这里逛市场、在咖啡馆用餐或观赏免费的现场表演。

  就连这一区块的名字,也发生变化,现在人们管它叫“伟大的邻居”。它对当地人和游客来说,就像块巨大的磁铁。

  除了配备为无家可归者提供600张床位的收容所,这里还集中了创意工作室、快闪商店和初创企业。“这就像个村庄,一个包容的空间。有社区,有工作机会。不同的人可以在这里互动。”经营这家无家可归者收容所的慈善机构Aurore的负责人威廉·杜福尔克说,“简直太成功了,都让我们有点不知所措。”

  “伟大的邻居”的建立,要从8年前说起。2011年,圣文森—德—保罗医院关闭,计划重新开发为一个新社区。如此大规模的规划、清理和建设需要时间,开发商巴黎巴蒂诺勒市容管理公司没有让这块3.4公顷的土地空置数年,而是采取免租金的方式向当地组织开放。租约原定于去年到期,现被延长至2020年年中,同时该地块的其他部分已开始施工。

  “伟大的邻居”是“同时空间”的一个案例。所谓“同时空间”,是指由开发商或公共部门将等待开发的闲置场地临时出租给当地社区团体、艺术组织、初创企业、慈善机构或个人。承租方可以进入并合理利用闲置空间,例如开设店铺等,前提是他们须在租约到期后离开。

  英国智库“伦敦中心”研究人员尼古拉斯·博赛蒂表示,巴黎的公共和私人运营商比伦敦的运营商更有雄心,他们探索将废弃建筑——从地铁站到以前的夜总会——用作短期慈善和文化场所。

  除了“伟大的邻居”外,巴黎的“同时空间”案例还包括:埃克塞曼斯的警察住所和帕门提尔变电站。前者被改造成无家可归者和难民的庇护所,由Aurore经营,租期两年。后者则于2008年被租给一家艺术机构,直到变电站被重新改造和开发。

  在过去,废弃的公共用地往往被拍卖给开发商和建筑师。但巴黎当局似乎从“伟大的邻居”获得新的启发。巴黎负责城市规划的副市长顾问马里恩·沃勒表示:“‘伟大的邻居’展示了这类新生事物如何改变一个地区,并帮助规划未来的城市项目。所以我们不想把建筑卖给出价最高的人,而是卖给最具创新性的解决方案。”

  “伦敦中心”研究报告指出,截至去年,伦敦估计有24400套商业地产空置,其中约一半已闲置两年以上。总可用空置面积650万平方米,相当于欧洲最大购物中心韦斯特菲尔德占地面积的27倍。大多数闲置地产归地方政府和开发商所有。

  博赛蒂表示,在33个伦敦自治市议会中,只有一个公布了空置房产数据库,只有一个议会保留了对空置房产感兴趣的团体名单。这名研究者认为,业主可以采取更多措施,向有需要的人群提供闲置地产。

  但他也坦言,地方当局可能担心,非法占用者对地产造成损害,或带来其他破坏性因素。“一大障碍在于,人们总觉得将地产攥在自己手里更安全,其实情况恰恰相反。”博赛蒂说,“向社区开放这些地产,鼓励与居民互动,通常会减少反社会活动。反过来,如果一栋建筑空置太久,更可能发生擅自占用和破坏行为。因此,临时租户的一个好处是降低了安全成本。”

  英国开发商U+I的一位主管西蒙·赫斯基表示,推崇“同时空间”的另一个原因是,在被重新开发之前,闲置用地可以与社区建立联系。

  他表示:“在临时租赁场所,我们将尝试为最广泛的居民组织活动,了解他们的观点,询问他们喜欢什么,什么行得通。这不仅是为了让规划过程更加顺利,还可以了解需要把什么内容添加到提案中。”

  “‘同时空间’让空荡荡的店铺成为全国的一股创意力量。”《卫报》评价道,“从制帽商到木匠,从艺术中心到礼品精品店,在零售业衰退中被遗弃的房产正迎来新生命。”该报列举了“同时空间”在英国的6个案例。

  它们包括:在苏塞克斯的黑斯廷斯镇,一栋名为Rock House的废弃建筑被改造成商业、慈善机构和公寓的混合体,租金设置了安全上限(固定在该地区收入中值的30%);关停的苏格兰弗雷泽百货商店被格拉斯哥慈善机构接管,创设了为流浪汉提供免费食品的供给站;斯托克波特的默西韦购物中心的闲置店铺被免费出让给慈善团体,服务于患自闭症、创伤后应激障碍的人群……

  《卫报》指出,把空置的城市空间借给有价值的事业,这种想法在其他地方也开始流行起来。丹麦奥尔胡斯和美国费城的一些项目蓬勃发展,只不过不冠以“共同空间”的称谓,而被称作“临时城市主义”。无论如何,一场改变城市资源利用效率的运动正在进行,能否产生惊人效果,值得拭目以待。